“杨佳案”的始末。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杨佳袭警案是在2008年e799bee5baa6e79fa5e98193e78988e69d97月1日发生于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内,导致六名警察死亡、四名警察和一名保安人员受伤的重大袭警刑事案件。杨佳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于2008年11月26日上午在上海被执行死刑。

2008年7月7日,上海市公安局针对震惊上海滩的“闸北袭警案”召开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权威的侦查结果。2008年7月1日,犯罪嫌疑人杨佳携带作案工具至闸北区政法办公大楼,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致6名公安民警死亡,3名民警和1名保安员受伤。作案起因是杨佳曾骑无证自行车遭受警察盘问。

上海警方2008年7月10日宣布,经过9天的深入侦查和广泛调查取证,上海袭警案已侦查终结并移送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

原定于7月29日下午开庭的杨佳袭警案并未如期进行,开庭时间可能推迟至奥运会之后。 [详细]

此案原定于7月29日开庭,由于当时奥运会临近,上海政法高层遂将审理延期到奥运会后。上海政法系统多个消息源向记者证实,因该案社会影响巨大,上海政法高层对此案开庭时间、旁听人员等都作了“周密安排”。上海法院网并未就今日的庭审作公告,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网站上亦无开庭的消息披露。据法院内部人士透露,开庭公告是在法院门前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的。

杨佳袭警案作出一审判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杨佳死刑。 [详细]

“上海袭警案”被告人杨佳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8年9月12日已立案受理。

庭审从上午九点三十分开始,除去中午休庭一个半小时以及下午四点休庭五分钟,案件审理一直持续到晚间六点半前后。有一百三十余人参加今天的旁听,其中包括三十家境内媒体和三家境外媒体的记者。无论法庭调查阶段,还是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争辩都很激烈,均竭力向法庭阐述观点,杨佳亦作申辩。大侠杨佳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将择日对此案进行宣判。

“杨佳袭警案”20日上午9点30分在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继续二审,审判仍采取公开方式。法庭宣布,案件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lvanditech.com/,赫格尔上报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核准。此前,杨佳以故意杀人罪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5日晚7点,上海袭警案被告人杨佳的母亲王静梅收到了最高人民法院11月21日签发的刑事裁定书。该裁定书核准了上海市高院维持杨佳死刑的二审判决。据悉,死刑判决将在7日内执行完毕。前天,杨母王静梅亦曾获准赴沪与杨佳见面。

杨佳从“杀人犯”到“杨大侠”(转)

上海袭警事件,行凶者杨佳虽然在第一时间落网,然数天过去,关于案件的来龙去脉,尤其是杨佳的作案动机,却一直未曾有一个定论,如此,也给了坊间足够多的臆测空间。

想想此案的诡异和惨烈,无不让人乍舌。一个草民,却手持刀器,能够在警局内刺伤十人,几乎刀刀致命,致使6员警察殒命。任谁都会在第一时间设想:究竟杨佳身上积聚了多大的怨恨,使得他能够豁出命来,与警察们玉石俱焚?无疑,这样的设想也是合法清理的,杨佳虽然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却并不是“激愤杀人”,其先是点燃自治燃烧弹,引开注意,然后闯入警局,而今天爆出的新闻,杨佳曾网上买枪未果。此举都说明,杨佳乃是经过长时间的谋划,制造这起惊天大案的。

从爆出袭警事件到彻查凶案真相,这中间肯定有一个时间差,而在这个时间差中,民众定然会依照自己的有限信息,对此案做出自己的表达。观察此种民意表达,并得出其背后的深层社会原因和制度因素,无疑对我们继续转型,具备相当意义。而其中,我最感兴趣的乃是,民众对于杨佳的态度,作为一个“杀人犯”或者“大侠”的杨佳,其巨大的差异,大侠杨佳如何自然的呈现在民意表达之中。

无论是从法治社会的角度,还是站着人道主义的立场,我们都应该知道,生命权乃是公民最珍贵的一项权利。无论你是否积累了相当的怨恨,都无法通过法律程序以外的手段,来剥夺他人的生命。而且,此案中,被杨佳袭击的相当一部分是内勤民警,有的甚至连杨佳都不认识,可以说是无辜殒命,这就增添了杨佳行凶的残暴性。

即使是通过严格的法律程序,对于死刑的使用,越来越谨慎,也是现代社会的一个趋势,甚至相当多的国家都已经废除死刑,如此,可见,杨佳挥刀之时,罪孽就已经种下,无论至之于法律,之于人道,乃至之于其自身良心!

然而,即使有多达6名警察殒命,即使他们都是无辜的死难者,然而,6个生命却并没有唤来,足够的同情和尊敬,悲悯和哀悼。

这几天,袭警事件可谓火爆网络,我观察各大网站的动态,对于警察,公众除了极少数保持表现出同情、悲悯、哀悼之情外,绝大多数人却对此并不关心,乃至于有点冷漠,甚至幸灾乐祸,而极端的情形:把行凶人杨某看做是草根英雄,这类认同并不在于少数,无论是草根英雄,还是“杨大侠”,我们都看到了有相当多的网民,对凶手表现出尊敬,“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怒发冲冠,向不公正的制度刺出致命一刀”;“是条汉子,他日若去,定当坟前一杯薄酒祭奠”……诸如此类,不甚枚举。

从“杀人犯”到“杨大侠”,肯定揭示了社会严重的弊病。然而,在此时,痛骂此类思潮不理性,没人性,怒斥其为网络暴民,深刻体现国民劣根性等,我认为并不合时宜。相反,我们要追溯其衍生的某些合理性,然后追究其后深刻的社会原因和制度因素,然后,方可能对症下药,找出消解之道。

无须讳言,当前民众和政府的对立感异常强烈,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社会现实。我们说今天的中国,是断裂社会,想必无人反对,这些断裂,既包括城乡二元结构,也包括社会各阶层,诸如平民和富人之间;更包括民众与政府之间深深的信任裂缝。

断裂社会的危险,在于它往往能够讲群体之间的对立情绪无限放大,而共识往往被忽略。这时候,我们就需要一定的社会整合力量,来修复鸿沟,重建共识,使得社会重新走向平衡和和谐。一般而言,最重要的整合力量首先是具有良知和能力的政府,然后,存在一个较为稳定的中间层。则会使得整合相对变得容易。而当民众与政府的对立感异常强烈,也没有一个较为稳定的中间阶层之时,则社会往往孕育着动荡和危机。这就是这个时代一个主要背景。

在袭警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杨佳的杀人行为并非针对个人,而是指向警察群体和警察机关。实际上是指向一种制度架构,因而,具备了一定的性质。认同了这一点,就可以找到民意表达中,“杀人犯”变成“杨大侠”的认知逻辑。首先,民意对于杨佳的同情乃至尊敬,首先来源于他们对于某个机构和工种(警局和警察)的反感和怨恨,而这种怨恨,首先来源于他(她)们的日常生活经验,然后,来源于他们的社会网络以及所获取的信息中,所形成对于警察和警察机关的认知逻辑。在这一过程中,他(她)们或多或少受到过不合理,不公正的对待,或者见闻到他人获得过不合理不公正的对待,而形成了一种被警察和警察机关剥夺的心理感受,这种感受越强,则他们对于警察和警察机关的反感和怨恨越深。

然而,大多数人,其本身和警察与警察机关对比,力量上处于绝对弱势,所以,自身并无渠道将这种“反感和怨恨”发泄,而消化自身的被剥夺感。所以,当杨佳的出现,则最大限度的解决了他们这一困境,既不需要付出代价,又可以发泄自身对于警察的“反感和怨恨”,消化自身的被剥夺感。无疑,在心理上,他们对于杨佳有了相当的亲近感,甚至感激,于是,将他捧为“杨大侠”也就顺理成章。

在这一过程中,有个关键的演化过程,就是其“反感和怨恨”,其被“剥夺感”,是一个常年累计的结果,当达到一定的程度,人的心理机制会自然的产生反应,将警察与警察机关同构。同样,这样适合于其它的政府部门,比如说将城管与城管执法局同构(这种感受更为强烈)。一旦这种同构认知产生,则杨佳所杀死的警察,在很大意义上就被消解了个体意义,而沦为警察机关的同构物,此种情形下,杀死任何警察,都会被认作是对不合理的制度架构的触动。

“杀人犯”变成“杨大侠”,并不能够用诸如丧失理性,一群网络暴民;缺乏生命意识,丧失人性;国民劣根性等来进行阐释。而恰恰反应了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其对于警察和警察机关的“反感和怨恨”竟然会如此之深,被剥夺感竟是如此强烈,乃至于使得相当一部分人,将警察与警察机关产生了同构认知。如此能够体现,民众与政府暴力机关之间的对立达到了何等剑拔弩张的程度!这就是上海袭警案给我们敲响的洪钟大吕。

如何化解民众与政府之间业已出现的对立感,修补民众与政府之间的信任裂缝,打造更坚韧的互信机制,形成“后改革时代”继续改革的共识,无疑将是上海袭警事件所能够带给我们的最大启迪!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lvanditech.com/,赫格尔

男子多次反映问题无果 自家饭馆内悼念杨佳(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lvanditech.com/,赫格尔

饭馆墙上的海报是樊改改今年11月26日贴上去的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 赵彬 摄

2008年7月1日,北京青年杨佳携刀闯入上海闸北公安分局机关大楼,刺死6人、刺伤5人。杨佳曾称,刺警动机是因为他在上海旅游时租了一辆自行车,但被闸北公安分局以涉嫌购买赃车为由进行了审查。杨佳为此曾向警务督察反映,但并无结果,因此产生了报复心理。

2008年11月26日,刺死6名民警的北京青年杨佳因故意杀人罪被执行死刑。今年11月26日,西安一饭馆老板在自家开的小饭馆内贴海报悼念杨佳之死。

悼念,缘于去年7月份因清扫饭馆门外街道一事,与相关部门发生争执。樊改改认为其中受到不公正待遇,因向多个部门反映无果,心里有委屈。

一个人即使有再大的委屈,残忍杀害6名警察的行为也绝不能被原谅,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悼念这样一个人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相悖。

去年11月26日,刺死6名民警的北京青年杨佳因犯有故意杀人罪被执行注射死刑。整整一年后,一名与杨佳素不相识的西安一饭馆老板,在自家开的小饭馆内贴出海报,公开悼念杨佳之死。

贴出悼念杨佳海报的小饭馆,位于西安市含光门里双仁府内。一间窄长的店面内,老板娘王慧琴一家人正忙着给客人端豆腐脑、炸油饼。店内墙上,贴着两张显眼的海报,标题均为“纪念杨佳遇害一周年”。一个被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并执行的罪犯,在海报上被认为是“遇害”。

王慧琴说,这两张海报是丈夫樊改改今年11月26日贴上去的。“我们家和杨佳没有任何亲戚关系,也不认识。”王慧琴说。

悼念,缘于去年7月份王慧琴因清扫饭馆门外街道一事,与相关部门发生争执,此事一直让樊改改心里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当时多个部门组成的检查组到含光门里双仁府街检查店面卫生状况,执法人员认为卫生状况不好,按规定要罚款。

几个人因罚多罚少争执起来。因为大家都在气头上,双方从言语争执发展为肢体冲突。对方人多,樊的妻子王慧琴急了就咬伤了一名执法人员的胳膊,当时赶回店里的樊改改报了警。

随后,警方将当事双方带到派出所,最终“媳妇因咬伤他人妨碍公务,被行政拘留。”

采访中,樊改改提到妻子被行政拘留后,他和家人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但最终都没有结果,樊改改因此感到失望。“我当时也有过一些冲动的想法,但最终放弃了,因为我还有家。”樊改改说。

在他看来,如果申诉能有人及时回应,能有人及时倾听他们的不满,也许自己的心情会比现在好很多。

樊家认为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心里有委屈。王慧琴说,“也曾向多个部门反映过我们的遭遇,但都没有结果。”

而当时,正值杨佳刺警案被广泛报道。报道中的一些细节,让樊改改对杨佳的事产生了很复杂的心理,因此,在杨佳被执行死刑一周年之际,樊改改贴出悼念海报。

在两篇“海报”中,樊改改主要引用了网友对杨佳刺警案的评论,并进行了选择性刊登,指责杨佳暴力袭警的观点被樊改改忽略,而为杨佳鸣冤、对其表示同情的评论被引用。“我不是悼念杨佳这个人,而是想起到提醒作用,提醒一些部门要公正执法,关注底层声音。”樊改改说,他并不鼓励以暴制暴。

饭馆贴海报悼念杀人犯,来吃饭的市民看法不一。不少人把这两张海报当成一顿早餐或午餐间的谈资,但多数市民认为此举欠妥,“杨佳毕竟是个公然杀害警察被判死刑的杀人犯,公开悼念不合适。”市民张先生说,“以暴制暴不符合社会文明发展方向,一个人即使有再大的委屈,残忍杀害6名警察的行为也绝不能被原谅。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悼念这样一个人与我们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相悖”。“贴出来十几天,没有哪个单位要求我把海报摘下去。”王慧琴说。直到昨日,纪念杨佳的海报仍挂在店里。

还有市民觉得,樊改改可能是在炒作,“想用这么个方式,让更多的人到他那去吃饭。”市民赵先生说。樊改改数年前曾因注册商标一事起诉了老家凤翔县的行政部门。据曾经采访过此事的记者回忆,樊改改这个人有点犟,“但他是个实在人,对别人没有恶意。”

“他是选择了用悼念杨佳的方式,把自己的不满、委屈宣泄出去。”陕西省社科院研究员石英说,转型期的各类社会矛盾多发,“社会需要为公民建设一个合适通道,建立一个可控的减压阀,让大家把委屈和不满宣泄出去。”

在石英看来,不论矛盾大小,每个当事人都需要被倾听、被理解。“但选择这种方式宣泄确实不妥。”石英强调。

他说,转型期中国的一些社会矛盾复杂,当事人往往都会觉得自己是,需要关注,需要倾听,需要理解。“因此,樊改改所在社区或街道办如知道此事,大侠杨佳应主动介入,从而起到减压阀的作用。

陕西省心理咨询师协会秘书长寇觉中认为,在现阶段的中国不同阶层中都或多或少存在情绪的失衡。“有些事情表面上看是一个社会化事件,但背后往往折射出一个群体的心理状态。”

“而社会一方面不断完善各种制度,让不同阶层都能公正地受到法律的保护;一方面也需要给不同的情绪寻找可控的心理宣泄出口。”寇觉中说。

即使有些人的不满或委屈因误会而致,也应保持其申诉渠道的畅通,让有委屈之人通过这些渠道宣泄出他的不满。石英解释,“给当事人提供倾诉的机会,其实有时候群众找执法部门,不是想解决多大的问题,而是需要他们的利益和呼声被倾听,被理解。”

那么,樊改改的行为是否违反法律规定呢?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律师金博认为,公民有,在店中悬挂悼念杨佳的海报是他的表达方式,任何部门无权限制。

但是,金博认为樊改改的悼念内容值得商榷。“他悼念的不是为正义做出牺牲的英雄人物,而是一个被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对此我是非常不认可的!”他说,樊改改有这样的行为说明其心里有些思想上的结没有解开,需要很好的疏导,希望有关部门能从正面引导,妥善化解,避免让群众形成思想上的对抗。

北院门街道办事处主任王超回忆说,当时,街办、城管、公安等多部门联合执法,可能是因为樊改改店面卫生问题发生了纠纷,在执法时,当时街办一位主任被樊改改的妻子咬伤,也因此事,她被以妨碍公务为由拘留。王超说,樊改改一家一直与社区配合得比较好,发生此事也有些意外。

对于此次樊改改的悼念行为,王超说他也比较惊讶,“杨佳是被司法机关依法判处死刑的罪犯啊!”王超判断,樊的行为应是借杨佳来发泄心中的郁结。

昨日,街办已安排社区工作人员与樊改改沟通,劝他将海报摘下来,“大家坐在一起聊了聊。”但樊改改说,海报他还是准备在12月20日再摘掉。

西大街派出所负责人表示,樊的行为没有危害社会公共安全,公安机关不便介入。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上海袭警案再反思:部分公众的反应耐人寻味(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lvanditech.com/,赫格尔

持刀闯入警局,导致六死五伤,杨佳袭警事件引发社会关注。面对令人震惊的惨案,部分公众的反应却耐人寻味,怜惜同情、冷漠相对的态度背后引发我们怎样的思考?从案到杨佳袭警事件,面对各种原因复杂的极端暴力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去理性分析看待?《新闻1+1》正在解析。

最近一段时间,人们非常关注北京青年杨佳上海袭警案,很多人都不能理解,这个下个月就到28岁的北京青年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在上海会一连杀死六名警察。那么在这种不理解的声音里面,我们也看到了居然有声音在赞许杨佳的所作所为,甚至称杨佳为义士。岩松你怎么看待这些人对杨佳的这种赞许?

我觉得“赞许”是要加引号的,杨佳犯罪了,但当我们看到有人评价杨佳为义士这种现象的时候,内心会犯嘀咕,的确我们自己也需要去反思,社会也需要去反思,怎么样有一种更和谐的社会和我们的心灵世界。

7月14号,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对涉嫌散播上海袭警案内幕谣言的郏啸寅批准逮捕,一时间,杨佳袭警案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独闯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连刺11人,死亡6人,重伤5人。7月1号,北京青年杨佳用这样极端的方式瞬间成为了全国媒体关注的新闻人物。

根据上海警方公布的案情,案发当天,杨佳一手持刀,一手持催泪瓦斯,在闸北分局底楼大厅、过道等不同处先后袭击了一名保安和四名民警;随后,杨佳从一楼窜入南侧消防楼梯,爬上九楼,持刀向48岁交警徐维亚发动突然袭击,徐维亚全身多处被刺倒地;杨佳又从消防梯窜至十楼,刺伤27岁交警王凌云;接着杨佳窜到十一楼,又对49岁民警李珂连刺数刀,李珂胸腹部受重创,后因伤重不治身亡。就这样,28岁的杨佳一人制造了这场惊天血案。

案发后,许多人都不明白究竟有多少深仇大恨,能让他采取如此不计后果的残忍手段。

据杨佳自己交待,他此次行凶是因为对去年10月因涉嫌偷盗自行车被闸北分局审查一事不满,为报复公安民警而实施的。

我们是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的工作人员,现在你仔细地看一看犯罪嫌疑人权利义务告知书。

7月2号下午,也就是杨佳袭警后的第二天,郏啸寅在网络上发表了题为《上海袭警事件内幕》的帖子,在帖子中,郏啸寅称杨佳因接受闸北公安分局民警盘查时遭殴打,致使其丧失生育能力而萌生报复袭警等内容,该文随即被其他网站大量转载,检察院正是基于这样的行为,对郏啸寅进行了批捕。

关于杨佳一案还有一个现象特别值得注意,在网上,许多人对杨佳行凶杀人的行为多有同情,甚至还有部分网友在网上高呼杨佳为义士。面对这样一场血腥的案件,部分公众的情绪值得我们深深思考。

人们同情弱者这种情绪早已有之,但为什么对这件事儿上,因为杨佳毕竟杀了六个人,而且让五个人重伤,为什么会有很多人去同情他,甚至称他为义士?

你说回到具体这个事件本身的时候谁是弱者?他手持的是凶器,而被他刺死以及刺伤的人当时没有任何的防备,而且恐怕手上也没有任何的武器,从那一个角度来说他是强者。

但是我觉得这背后的因素非常复杂,恐怕不是一个理由就可以解释得清的,可能既有一个长期以来大家会觉得警察有一些做法是不是应该改正的,因此大家可能会有一种情绪,这是一种,但是警察也在改变之中。

第二种可能是,好多人把这个时候具体警察的生命忽略不计了,而是把这些具体的生命幻化成了一种强力的机构,于是大家看到了一个个体在跟一个强力机构,跟警察机关这样的博弈,而且局部的时候他还赢了,于是有了这种个体像“大侠”的感觉。

第三个,大家可能生活中也是因为这个工资没涨,或者那个曾经遭受过审查,或者怎么样,各自有各自的烦闷,因此拿这个事件在这一个局部的时间当成了一个出气口。我觉得这些因素都有,但是这些因素既有,也不是一个可以在网络,可以在生活空间里头去发布,这个时候完全生命被忽略到了。我们刚刚经历了一次让所有人更加意识到生命是宝贵的、一个生命遇险都有几十人去一起进行救援这样的一个大地震,为什么几乎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后又出现了这样一个对生命的漠视呢?那么那六个警察的生命呢?我觉得这个东西大家必须要去思考这样的问题。

但是当我们听杨佳讲述他为什么这么做,就是从他这个角度讲述的时候,他到上海去玩儿,然后他租用自行车被警察给查扣了,认为他这是赃车,这件事情后来还杨佳清白了,但杨佳就认为你还我清白还不行,我一定要找个说法,他是这种杀人的动机。可能一些人同情杨佳,并且赞许杨佳这种说法,恐怕他们会联想到在以前公安还有检察机关一直在治理的刑讯逼供这样的事实,但是这种联想恐怕就像你刚才说的。

这些年每年的时候,我们几乎在“两会”、在平常的日子里都在采访高法的、高检的,我们非常清楚看到这些年来越来越树立以人为本这样的概念,过去的确曾经有过大家不愿意看到的各种各样的事情。而且在案例当中,即使在最近,也许也会看到局部的地区,会有局部的警察更武断的、更粗暴的使用警力这样的一种事件,因此在大家的心里有个阴影,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恢复形象,建立一个全新的形象需要一个过程。

可是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我其实恰恰看到了一个遇刺警察的夫人写的一篇博客,我相信好多人也看到了,开始还说这个博客是不是她自己写的,后来经过证实是她自己写的,我们现在在PPT里也能看到这样的一个,我就不复原具体的局部,但这里有几句话让我的印象非常深。

首先她说,当看到了很多视嫌犯的凶残视而不见,反而质疑警察无能的行为等等,她作为一个遇难警察的妻子感到非常的伤心和愤怒,她说这是让我再次迎来了致命的打击。接着她还做了一个解释,当时她的丈夫是在11楼里,11楼除了他丈夫的办公室和一个机房再没有其他的人,你说他会有什么防备吗?那个机房里的声音非常大,还有两名同事是听不到外界的声音的。他的丈夫一米八六,非常健壮,曾经一个人跟多名歹徒搏斗还是赢家,可见如果要是他恢复一个我是警察,在执行任务的过程当中的时候,也许杨佳即使有凶器,也可能不能置这个警察于死地,但是没有任何的防备,刺进去了,而且经过了一番搏斗。后来他妻子在博客里还说,可能正是因为我丈夫和他的这种搏斗延缓了时间,使他不能再往更高的楼层去再伤害其他警察。

可是还是回到这一个夫人说的,我再次感受到了致命的打击,是啊,这是生命啊。为什么在六个生命的面前,居然有了对杨佳赞美这样的语言,我觉得这一块的确值得我们反思,树立每一个公众内心拥有一种生命的尊严、生命的意识和对生命的这样一种怜悯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你说的很重要,但问题是这是谁先谁后的问题,比如说很多人在分析杨佳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目前对于杨佳这个人的鉴定,他精神上没有问题,他不是一个精神病,那他采取这样的一种举动,而且后来我们再看到他被捕之后的举动,他是非常有法律意识的,这样的一个理智的、有法律意识的人为什么会在那种情况下采取这样的一种极端的举措?

我觉得不能简单地拿这样的事情直接划成一个等号,首先我们一起可能都看了,后来复原了,当时警察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因为他是骑了一辆没有牌照、没有证的自行车,当时盘查过程整个的对话我都看了。他说过这样的话,凭什么其他人不查你只查我等等这样的对话,通过公布的那个对话来看,这里他的确情绪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可以把他想像成自己,如果我骑的是一辆没有牌照和证件的自行车,警察去查的话是不是应该的,之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我觉得慢慢警察也应该给我们更多的细节。比如说刚才造谣的,我也看了造谣的这个人,这是一个苏州的小伙子,他的网名叫“刁民”,就给自己起了一个这样的名字,叫“大胆刁民”,但是后来他被抓到了以后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不太懂法律,以为网上乱讲不用负责任,我现在很后悔,他说我是为了出风头,越离奇,越有挑逗性,点击率就会越高,因此想到用他不能生育等等这样的事情来吸引了点击率。

可是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我们回头去想,是不是还有一些细节我们也需要关注,之所以很多人给了他正面的一些“义士”等等的称号,是不是跟另外的一些描述也有关系,比如说说他很守规矩,小的时候曾经劝阻他父亲不要乱扔烟头,而且会在汽车上给人让座等等这样一系列的细节,让大家直观产生了一个判断叫“好人”。

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恰恰我们也需要思考一个问题,一个人的内心是好人,是不是就不会成为坏人?每一个人是复杂的,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告别非黑即白这样一种判断的理论,可能一方面他会让座,另一方面也会犯罪。比如说有一个细节大家可能是忽略的,他住五楼,跟六楼的邻居发生冲突,他曾把邻居的门都踹坏了,又看到他非常冲动,在那件事上应该叫冲动的一面,最后刺杀警察的时候当然就是暴虐。所以一个人的身上,我觉得我们慢慢的可能会越来越有这样的感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我也经常拿自己去想,可能在我的身上也会有一些优点,但是某些局部的时间,这种冲动,或者一些个别的因素,我又走向了另外一面,每个人都太复杂了,很难用一个具体的因去跟后面的果直接挂靠在一起,我们需要考虑更复杂的人性。

岩松你怎么看待这种以一种独特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因为我看到这么一种说法,就是说为什么是杨佳做出这种事,因为杨佳是作为一个大城市,是一个北京市的青年到上海去玩儿,所以当警察去扣他的时候,他敢问警察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你查我不查别人,如果我们换一下,把这个主人公换成一个由农村到上海去玩儿的青年,这样的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的确我看到了有这样的评论,作为一个北京人,可能拥有某种心理优势,认为(任何人)你怎么能查我呢?他甚至会产生一种心理优势,可是我同样觉得在任何一个大城市的话,一方面这种心理的优势其实不太靠得住,首先应该一个大城市教育提供一个更好的守法、理性等等很多的因素,我觉得不能简单地拿这一点去看它最初的起因。首先那件事情该不该查,查的过程虽然现在公布了,我们希望有其他的公布。大侠杨佳当然也有一些专家说现在抓到了造谣的人,而且他也都承认的确是造谣,刚才我也给大家念了一些东西,但是如果再进一步,也应该有一个司法的医学方面的鉴定,比如说,到底生育功能有没有出问题,这样比只有口供更有说服力。给大家一个更加清晰的答案,那就会更好。

我觉得杨佳这件事情的确非常复杂,但是不管怎么复杂,的确,刚才陈述的某些理由都有大家可以思考的一种基础,但是它不是我们可以漠视生命的一个原因,六个生命,这个时候经过了一场大地震之后,我们更该思考这个问题。

针对震惊上海滩的“闸北袭警案”, 7月7日,上海市公安局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权威的侦查结果,并向记者展示犯罪嫌疑人杨佳用刀刺伤民警的部分照片。 中新社发 潘索菲 摄

杨佳为什么在上海会使得六死五伤?对警察造成这样的伤害,他这种做法让很多人都想不清楚为什么,但如果我们回顾这些年来国内外发生的一些类似事件的话,我们同样难以理解,接下来我们就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些这方面的案例。

这是杨佳的个人博客,在这个深蓝色背景的博客中,他给自己起名叫“非常的妖”,头像是一张风景照片,在兴趣爱好栏中他这样写着:户外登山,徒步越野,摄影,在图书馆找本书看一天。袭警事件发生后,这个博客被网友从众多博客中寻找出来。博客中虽然文字很少,但却有很多的照片,绝大部分都是他在旅游中拍摄的。

杨佳博客上唯一一篇日志发表于今年6月4号,上面记载了一次在北京爬山的经历,文章的结尾处这样写着,“下周再有这样的活动还参加,争取一直保持在头队”,然而他的博客却就此沉寂。

在这场袭警悲剧发生之前,28岁的北京青年杨佳是一个不怎么被老师和同学注意的人,他像许多同龄的男孩一样喜欢运动,有自己的爱好。小学的同学说他性格内向,不善交流,他的初中老师说他,成绩平平,比较打蔫,初中时他的父母离异,之后他一直跟随着母亲生活。

照片中的杨佳脸上经常挂着笑容,和伙伴们一起显得很开心。和他一同出行过的驴友说,杨佳在圈内被大家昵称为“妖”,参加活动时很主动,话不多,但乐于助人,见到漂亮女孩很腼腆。

在他的博客上,他还打趣地介绍自己是“一个大龄光棍,现在最想结交的就是美女”一句诙谐的自嘲,这也让人看到他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期待。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为何踏上了一次没有归途的旅程。

“性格孤僻”的结论似乎像是个模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几年前的、邱新华等几起震惊国人的凶杀案,这几起案件中,凶手都是被指为性格孤僻,这更像是人们想要找到一个他们与正常人不同的所在,但是在这样的人群中、笑容下,这样的解释似乎有些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