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宣传部长戈培尔是如何洗脑把德国人变成一部杀人机器的

当年德国人之所以变成那个样子,是因为他们被彻底洗脑。而给他们洗脑的那个人,就是德国的宣传部长,有着“纳粹喉舌”之称的戈培尔。

1897年,戈培尔出生在德国莱茵地区一个普通的天主教家庭。小时候的他,也曾想穿上军装,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

但遗憾地是,戈培尔却因为患过小儿麻痹症,导致左腿肌肉萎缩。最终在一战时期,被部队拒之门外。

大学期间,戈培尔曾写过不少小说和戏剧,但却根本没有出版商愿意给他出版。不过,戈培尔的才华却得到了大学教授们的一致肯定,他在1921年顺利拿到了博士学位。

1924年,戈培尔在偶然间,听了一场希特勒的演讲。他很快被希特勒的思想和魅力所征服,赫格尔随即加入了纳粹党。

加入纳粹后,戈培尔开始在政治活动中,频频宣传德意志的民族品质和种族主义。并且由于他的演讲和宣传效果极佳,戈培尔很快在纳粹党内得到了晋升。1925年,刚入党还不到一年的戈培尔,便出任了纳粹党鲁尔区书记。

不久后,希特勒和纳粹党北德派领袖格里戈尔·施特拉塞分裂,戈培尔因此便被引荐给了希特勒。

对于这位才华横溢的助手,希特勒是非常看重的。德国杀人在听完戈培尔的演讲之后,希特勒亲自送了一本《我的奋斗》给他,并送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领袖的器重让戈培尔受宠若惊,他对纳粹党的忠心也变得愈发坚定。

1926年,戈培尔成为了纳粹党柏林-勃兰登堡区的党部书记。他利用手中的《进攻报》,将希特勒描绘成德国乃至世界的主宰者,并开始向人们宣扬“希特勒一贯正确”的思想。

戈培尔的宣传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德国民众对希特勒的个人崇拜,开始慢慢发酵。1929年,戈培尔被任命为纳粹宣传部长。在三十出头的年纪,戈培尔已经成为了纳粹党内数一数二的人物。

戈培尔欣喜地同希特勒定下了“同赤色恐怖进行斗争的方针”。戈培尔的第一步计划,就是首先控制这会舆论和人们的思想。

1935年5月,戈培尔以“毁灭德国前途”为理由,以柏林为中心,在全国发起了一场焚毁书籍的运动。马克思、恩格斯、爱因斯坦等人的宝贵著作,都在这场行动中被付之一炬。

戈培尔在演讲中宣称:“德国人民的灵魂可以再度表现出来。这火光不仅结束了旧时代,而且照亮了新时代。”

除了禁锢思想之外,戈培尔对于国内的媒体,也进行了一次大清洗。任何与纳粹党对立的媒体,包括报纸、电台在内,基本上都遭到了惨重的打击。像《法兰克福日报》,本来颇具影响力,但在戈培尔将犹太老板赶走之后,《法兰克福日报》也和《柏林日报》、德国广播公司一起,沦为了纳粹控制舆论的工具。

他起初想将屠杀行动推迟到“最后胜利之日”来进行。但由于希特勒始终坚持,戈培尔后来便开始不遗余力地推波助澜。

他在国内大肆宣扬种族主义,一手扛起了反犹的大旗。在戈培尔的煽动和控制下,德国国内掀起了一场巨大的反犹风暴。

二战前夕,戈培尔利用媒体不断宣称“波兰虎视眈眈”。当德国闪电入侵波兰后,戈培尔将这场侵略战争,描绘成了捍卫正义之战。

苏德战争中,德军在斯大林格勒遭遇了惨重的失败,国内反战的声音一时间再次响了起来。戈培尔临危受命,他下令全国娱乐场所关闭3天,并在柏林体育馆,向15000名听众发表著名的演说《论总体战》。这场演说极具煽动性,反战的势头很快被遏制。

在柏林战役前夕,戈培尔坚持焦土政策和毒气战。他以“对受轰炸的城市展开救援”为理由,在从未被征兵的中老年和少年男性中,组织了国民防卫队“人狼”。这一举措再次让德国人民遭到洗脑,纳粹得以能够在柏林决战。

希特勒曾盛赞戈培尔说:“戈培尔博士拥有言辞和才智两种天赋,没有他的第三帝国不可想象。”

而戈培尔最终也以实际行动回报了希特勒的信任。希特勒死后不久,戈培尔在毒杀了自己的六个孩子后,同妻子一起在地下室外自杀而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lvanditech.com/,赫格尔

德媒:德国采取拖延蔓延加隔离闷死新冠病毒战略 中国专家指代价太大

而英国、瑞典等国,防控力度则要轻得多,截至3月16日仍然没有出台大规模停课计划。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lvanditech.com/,赫格尔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瓦兰斯(Patrick Vallance)在BBC节目中说,如果采取严厉的遏制措施,解除措施后恐怕会让疫情出现反弹,所以英国的防疫目标是让整体社会产生群体免疫。英国、瑞典甚至还放弃了对轻症患者进行病毒检测,只是呼吁出现轻微感冒征状的人自觉在家隔离。

这种做法,与德国等国的卫生局流行病调查人员主动摸查、联系已知病患的密切接触者的策略形成了鲜明对比。德国杀人德国各地卫生局已经通过这种方式发现了相当数量的无症状感染者,赫格尔下达了居家隔离令;已知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在彻底排除感染可能前,也要接受强制居家隔离。卫生局、警方会通过各种手段每天查岗:一方面是密切观察隔离者的健康状况,必要时能及时送入医院;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监督隔离者遵守命令。根据德国防疫法规,违反居家隔离令者,依照情节轻重,最高可处5年监禁以及数万欧元的罚款;如果违反隔离令者还造成了传染他人的后果,检察院更会以过失伤害罪、过失杀人罪提起公诉。

根据德国学者德罗斯滕的说法,即便是无症状或者轻症感染者,新冠病毒也在咽喉部具有相当高的浓度,从而具备一定的传染力。